相关文章

黑太阳寻找后补贴时代的光热产业发展之路

寻找后补贴时代的光热产业发展之路

 

  中控德令哈50MW电站自2019年10月1日正式进入发电量考核期,11月份月度发电量达成率已接近100%

  回首2019年,尚处于培育期的光热产业表现不俗,其中以2018年底并网发电的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示范项目尤为亮眼:该电站自2019年10月1日正式进入发电量考核期,11月份月度发电量达成率已接近100%,充分验证了自主研发的光热发电技术的先进性和国产设备的可靠性(该电站95%以上采用了国产设备)。

  与此同时,中电建青海共和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鲁能海西州多能互补集成优化国家示范工程50MW光热发电项目接连成功并网发电,希腊MINOS50MW光热发电项目多边合作协议成功签署……伴随我国能源转型加速,我国光热产业的发展蹄疾步稳。

  未来,“后补贴时代的光热发展之路”如何?

  开局告捷

  自去年以来,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中,已有多个项目陆续建成,实现并网发电,并且运行表现优异,无疑为我国光热产业带动高端装备“走出去”,奠定了高质量的良好开局。

  浙江中控太阳2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工程师金建祥向记者举出一组数据,以中控德令哈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为例,运行近一年来,各项主要参数均优于设计指标,达到业内领先水平。

  据了解,中控德令哈50MW电站的聚光集热系统在满负荷运行时,太阳2门户,吸热器出口熔盐温度达到565℃,最高为570℃,设计点光热转换效率达56.6%;储热系统容量达7.07小时;汽轮发电机组最高负荷达到52.1MWe,最小负荷为7.5MWe,热电效率达到43.7%;设计点光电效率达到24.2%,且比设计值高了10%。

  “中控德令哈项目从7月份以来,扣除9月份青海电网检修原因外,其它月份发电量达成率都超过了90%,通过运行效果来看,转换效率、储热时长、汽轮机热效率都超过了设计预期。”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原副院长孙锐对记者分析说。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2月正式投运的美国新月沙丘光热发电站,历经四年时间,目前发电量达成率仍远未达到90%。“我们在很短时间内就超过了90%。”金建祥告诉记者,当前,国内光热企业已经步入技术超车的关键阶段。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光热发电也曾遭遇国外技术封锁。“镜场控制是光热发电的核心技术之一,也是难点所在,过去相关技术细节国外不对中国企业开放,然而现在我们自己研发的技术更好。”金建祥对记者坦言。

  作为国内最早从事光热发电技术研究与产业化推广的企业之一,中控太阳2公司9年来共投入了7亿多元研发资金,已经申请专利196项,其中发明专利138项,参与编制光热发电领域的国际标准和国家标准3项,中控太阳2公司已经在镜场聚光集热系统、熔盐储换热系统等核心技术领域,建立了竞争优势。

  据悉,目前国内已投运的光热项目,绝大部分采用中国企业自主开发的光热发电技术,并由国内的设计院承担工程设计工作。

  “走出去”可圈可点

  被爱琴海环抱的希腊克里特岛,作为旅游胜地,享受着自然资源与文化遗产的双重馈赠,多年来,当地电网却未能与希腊大陆联网,长期依靠柴油机组发电,成本高、污染重。随着近期MINOS50MW光热发电项目成功签约,一场绿色与能源的“对话”即将在岛上拉开帷幕,而演绎这场对话的主角是中国光热企业。

  “这是第一个从核心技术、设备到建设、运维,完全由中国光热企业掌握的海外项目。”金建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依托中国工商银行强大的国际项目融资能力、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丰富的海外工程管理经验以及中控太阳2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与装备,MINOS项目成为中国企业在希腊承接的第一个电力行业绿地项目,也是中国光热发电首次以“技术+装备+工程+资金+运营”完整全生命周期模式走出国门。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位于希腊克里特岛东南部,装机容量50MW,配置5小时熔盐储热系统。项目建成后,每年可提供当地电力需求10%左右的高品质清洁电力,保护岛内生态环境与旅游资源,中国太阳2网,因此备受当地政府的重视与支持,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甚至公开宣称,这是“关键的绿色项目”之一,是一种“战略投资”。

  在签约仪式上,曾多次来华考察的MINOS项目业主公司Nur Energie董事会主席Kevin Sara表示,中控太阳2公司强大的执行力以及技术创新能力,引起了他对中国光热产业发展的高度关注。葛洲坝国际公司强大的国际工程能力,以及中控太阳2公司国际领先的技术实力,让他对项目成功充满期待。

  近年来,我国光热企业助力“一带一路”倡议,积极开拓国际市场,以良好的口碑擦亮中国品牌。

  摩洛哥努奥光热电站是全球单机容量最大的光热电站工程,目前已向摩洛哥电网输送绿色电能数亿千瓦时。其中,二期和三期项目的EPC总包工作,由中国电建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承担,太阳2发电网,西北电力设计院参与了三期塔式电站的部分工程设计工作。

  仍需政策护航

  未来,光热发电潜力究竟有多大?

  据孙锐分析,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西部、甘肃省、青海省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可供开展规模化光热发电基地建设的国土面积约78万km2,可支撑光热发电装机约7800GW。其中,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西部、阿拉善盟、甘肃省酒泉市、青海省海西州和新疆哈密市等地区拥有丰富的光资源,阳光年直接辐射量超过1800kWh/m2,“非常适宜建设光热发电项目。”

  “目前光热电站工程投资在2.5万元/kW~3万元/kW,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大,工程投资会有较大幅度地下降,预计到2030年会下降到1.6万元/kW。”孙锐表示。

  相比国内市场,海外市场已进入战略机遇期。

  作为全球光热发电装机最多的国家,西班牙计划到2030年开发光热发电项目5GW,并已将方案提交至欧盟。

  金建祥认为,未来几年国际市场将加速发展,中东、北非、南美、南澳的多个国家和地区将成为光热产业的先发之地。

  “另外,像希腊、印尼和塞浦路斯等阳光资源较好的地区,还有很多岛屿没有与当地国家电网联通,仍在使用柴油发电,光伏发电网,用电成本高达1元/kwh以上,太阳2,光热和光伏组成的新能源电站,不仅可以满足当地紧张的电力需求,而且经济性方面也更具有竞争力。”

  若想抓住国际机遇,离不开国内的创新成长沃土。金建祥表示,国内项目取得的优异成绩,为光热产业“走出去”增添了信心和底气。“如果没有国内产业链支持,产品、技术没有在国内得到充分验证,企业直接走向国外难度较大。”

  对此,孙锐也表示赞同,“在光热发电产业发展的初期阶段,继续由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支持是一举多得的有效措施。”

新浪微博    
     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