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薄膜太阳2电池2020年光伏路向何方?

2020年光伏路向何方?

 

  在煎熬中继续前行,抑或放弃坚守转身离去,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样走到了十字路口。

  临近岁末,孙荣岐年关难过。自去年光伏“531新政”实施后,这位户用光伏电站经销商的创业之路步履维艰。

  ”光伏前途是光明的,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孙荣岐无奈地说。这或许也是绝大多数光伏从业者的心声。

  但仅仅数天前,工信部发布的拟撤销光伏制造行业规范公告企业名单(第三批),折射出这个朝阳行业的现实困境。这份名单涉及36家光伏企业。

  孙荣岐的遭遇并非孤案,像他这样的坚守者不在少数。然而,随着平价上网临近,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正在主动或被动选择“放手”,谋求转型。

  不过,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时代背景下,光伏行业的发展正回归产业理性,它们的转型之路也必定坎坷。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认为,大浪淘沙下,只有优秀的企业会活下来。有利用价值的部分会被兼并,没有价值的就会被淘汰,每一个企业都会设计自己的退路。

  “转型过程中有人凤凰涅槃,有人浴火重生,即使死掉也是前进路上的一粒铺路石,这就是市场的魅力与残酷。”李俊峰说。

  坚守?放手?

  孙荣岐仍在等待着浴火重生的那一天。为此,这位年轻的创业者一边帮着父亲搞装修,一边在光伏事业上继续坚守。

  “我不想放弃这份事业,尽管它现在无利可图,但我仍旧会坚持。”孙荣岐说。他不断重复这句话,以展示自己创业的决心。

  他的信心来自于光伏行业未来的前景。尽管悲观情绪正萦绕着这个新兴产业,但产业链上下游的各项数据,又展示出另一番景象。

  来自中国光伏行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0月,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等光伏产品产量均实现大幅增长,出口总额更是达177.4亿美元,同比增长32.3%,创历史新高。

  每天,孙荣岐都会在朋友圈分享光伏行业的最新动态,以期从浩瀚的信息中等待光伏产业复苏的曙光。

  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感到困惑。

  2015年,从长春工程学院风能与动力工程专业毕业后,孙荣岐进入中国华电集团(下称”华电集团“),被派往华电福州市海上风电项目。

  但这个新战场并未给他多少施展才华的机会。由于项目迟迟难以开展,这位年轻人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等待上。

  项目地附近的平潭海岛国家森林公园,以及与公园仅一街之隔的龙凤头海滨浴场,成为他的徘徊地。最多时,他能走上20多圈。

  最终,孙荣岐决定辞职回乡创业,太阳2门户,杀入户用光伏市场。

  2017年7月,吉林省安农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安农新能源“)注册成立。孙荣岐和他的团队很快拿下光伏巨头晶科能源的地区独家代理权。

  彼时,分布式光伏市场热潮汹涌。这种利用工商业屋顶和居民屋顶建设的小型太阳2发电站,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早已普及,中国发力较晚。

  2016年下半年,中国分布式光伏被重点扶持,一场屋顶狂欢由此展开。而大型地面电站由于扎堆出现,弃光频现,遭至遇冷。

  当年,通过地面电站出货的上游制造商纷纷调转船头,步调一致地杀入分布式市场,推出自己的户用系统品牌。

  此后一年,分布式光伏呈井喷态势,全国户用光伏装机超50万户,总量超2GW。

  孙荣岐也很快尝到甜头。半年内,中国太阳2网,安农新能源总安装容量近300KW,规模在5KW到25KW之间。那些并网电站的发电量数据,成为这位年轻创业者的财富来源。

  但去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发改能源〔2018〕823号),分布式光伏的狂欢戛然而止。

  政策一出,短短几个工作日内,光伏上市企业累计蒸发800多亿元市值。该年,新增装机量由上年的51GW骤降至43GW,整个行业哀鸿遍野。“‘531’之前行业不错,尤其是2017年,属于红利期,我所在的区域不是很好,但每个月的订单也在100万左右,更好的时候,一天就是一个200万的大订单。”杨文回忆称。

  之前,杨文一直从事光伏逆变器销售。但去年,他选择了离开。

  何去何从?

  孙荣岐选择继续坚守,但”投资不过山海关“的紧箍咒,让他的创业路更加艰难,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在打通人脉关系上。

  “讲关系的市场,你又不能改变,想做就必须服从。”孙荣岐说。

  如果说东北地区特殊的人情网是年轻创业者的梦魇,那么”531新政”则犹如惊涛骇浪,在他们立足未稳之时不期而至。

新浪微博    
     微信
关注微信